可恶的余光强迫

2019-01-03  来自: 丹东迟雅中医门诊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3019

(注:本文发表在201494日《丹东日报》迟雅心理热线栏目)

 

子寒(化名)是高中一年级女生,2010年8月26日,因为余光强迫而向迟雅求助。

一、求助者一般情况

子寒自我描述说:大约去年的4月份,我在看黑板时,余光会瞟到斜后面的一个男生,然后我就不由自主地用余光看斜后方的人,注意力就不在黑板上了。这种症状越来越严重,当我转头与同桌讲话时,不知为何后面的人认为我在掉头看他们,这就造成了很多误会,我遭到了同学的不理解和谩骂,人家以为我脑子有病,因此我异常痛苦。我也试图用衣服、书籍和手挡住自己的目光,可是全都无济于事。家人及亲属和我谈过、劝过,可都摆脱不掉这个梦魇。因此,我无法再坚持上学。休学后,在神经科医院住过9天院,之后服用过西药,还在沈阳一家医院服用一个多月的中药。其间,还尝试着到另一家高中借读,仍然无法坚持学习。今年秋季开学后(提前开学),不到一周,又坚持不下去了。现在我已经累计休学一年多了。这个病真是太可恶了!

咨询师观察了解的情况:求助者去年刚刚得病的时候就曾经来求助过,咨询师建议她集中一段时间,一边读书一边进行心理调适。当时,求助者母亲考虑费用问题,没有接受咨询师的建议,而是自己去看中医了。同时,给孩子转了一所高中,到丹东的一家民办高中去读书了。住在她的大姨家。后来发现,在民办高中仍然有余光强迫,不仅如此,孩子还谈恋爱了。一方面是学习成绩明显下滑,另一方面是恋爱谈得热火朝天,大姨妈感觉孩子的老问题没有解决,又增加了新的问题,因此,建议家长赶紧将孩子弄回家,以防出现不测。回家后本以为不读书了,心理压力没有了,病可以好了,可是病仍然没好。在家里待着没事,孩子又恋爱了。这次的对象是一个社会上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家长担心这样发展下去可能出问题,因此,又来找迟雅进行心理干预。

二、心理评估与诊断

根据CCMD-3标准,诊断为:强迫症,余光强迫。

余光强迫症,是强迫症的一种类型。

三、心理调适过程

余光强迫这种心理疾病,是由于失去自我同一性而引发的。

经与求助者深度交流得知:是她对班级的某位男生有了好感,总想多看他几眼,但是,又觉得现在正是学习的紧要关头,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同时又担心同学们会看破自己的心思,因此,自己处于一种想看又不敢看的紧张状态,心理能量大量消耗,以至于经常会“听到”有同学在“谩骂”她,比如,“骚”、“骚B”之类。其实,所谓的谩骂几乎是不存在的,而是她自己敏感多疑的结果。强烈的内心冲突加上长期的情绪紧张,是余光强迫症的主要病机。

经过心理疏导,求助者的心结很快打开了。她认识到:青春期的男孩或者女孩,愿意多看自己心仪的异性几眼,是非常正常的心理反应,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有必要过分在意。

内心不再冲突之后,又对其实施催眠疗法,使她长期压抑的情绪得到了舒缓,很快恢复的了学习能力,重返校园。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后续咨询,求助者的余光强迫完全消失。2012年成功地考入了一家二批本科学校。

关键词: 强迫症           

    迟雅中医心理由迟雅心理咨询公司及其所属迟雅中医门诊两个部分组成。专业治疗:丹东心理咨询,丹东抑郁症,丹东强迫症,丹东焦虑症,丹东抽动症,专门帮助辍学生重返校园。

    更多关于丹东心理咨询,丹东抑郁症,丹东强迫症,丹东焦虑症,丹东抽动症等信息,有需要的请咨询我们,联系电话:0415-2898498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XML

本站关键字: 心理咨询哪家好 抑郁症怎么治疗 强迫症怎么治疗 焦虑症的表现 治疗抽动症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